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电子政务 > 热点信息> 正文

如何让废秸秆变成“软黄金”

2019-12-24 09:27:53 来源: 中国农业信息网 浏览次数:118
【字号 】 【打印】 【复制链接

  提起“秸秆”这个话题,这些年总离不开“禁烧”二字。环保重压之下不能烧,但大量的农作物秸秆又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禁烧”二字,让许多地方的干部群众倍感焦虑。然而在江苏省睢宁县,农作物秸秆既不用“禁”,也没人“烧”。

  地处苏北的睢宁县拥有155万亩耕地,年产9.3亿公斤粮食的同时,也产生90余万吨农作物秸秆。近年来,睢宁县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理念,加快推进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并从资金、政策、技术等方面加大支持力度,建立健全秸秆收集储运和产业利用“两个体系”,逐步形成秸秆利用肥料化、基料化、能源化、饲料化“四化渠道”,目前全县秸秆综合利用率达95%以上。县委副书记王敏说:“良好的生态环境是农村最大的优势和宝贵财富,乡村振兴的质量和成色需要以良好生态作支撑。我们睢宁就是要按照总书记的生态文明建设理念,通过发展循环农业,建设生态农村,推进乡村振兴。”

  冒着入冬的寒风,记者来到睢宁县官山镇。这个睢宁县的传统农业大镇通过对农作物秸秆的资源化产业化利用,让废秸秆变成了“软黄金”,打造出一个农业循环经济全域生态发展的新格局。2018年6月,农业农村部在官山镇召开了华东片区夏季小麦秸秆综合利用现场会,对官山镇秸秆综合利用的创新之举给予高度肯定。

  

  既不能烧,也不能简单地还田,“两难”处境逼出循环发展之路
  睢宁县官山镇,以粮食生产为主,每年种植小麦10万亩以上,大量的秸秆也让他们头痛不已,曾经尝试粉碎还田,但效果并不十分理想。站在一个大厂房里,指着眼前打成捆整齐码放、堆积如山的秸秆,长期与秸秆打交道的原官山镇农技中心主任杨昌强向记者详细介绍了官山镇这些年秸秆处理走过的弯路与心得。

  “秸秆粉碎还田技术要求高,有利有弊,这种方式在我们本地并不适用。”杨昌强说。据他测算,每亩地消纳秸秆能力最多在200斤,在此范围内,土壤中的微生物经过一定时间的作用是可以将秸秆消化的,但是如果超过此范围,过多的秸秆就会让土地不堪重负。在官山镇就出现过秸秆还田后的土地由于还田秸秆未被充分降解,导致新种水稻或玉米站不住苗、不生长等情况。另外,“农作物秸秆携有病菌,原先烧秸秆或者秸秆离田,这些菌源随着秸秆离开了土壤;而秸秆直接粉碎还田,病菌也随之还田,在土壤内积累,形成隐患,遇到合适的机会就会萌发,危害农作物。2017年之前的几年,我们这个地方小麦赤霉病、纹枯病多发,甚至出现全蚀病,这些病害对于农业生产危害严重。”

  不能烧,也不能简单地还田,官山镇秸秆的最佳出路在哪里?依照县委、县政府确立的“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指导思想,官山镇积极转变资源利用方式,推动循环经济发展,招引规模化生态循环产业项目,走上了龙头企业引领、农业循环经济与生态资源开发并驾齐驱的快车道,创造出了一条以秸秆基料化利用为主导,以秸秆肥料化、饲料化利用为补充的秸秆综合利用道路。

  

  从土里来,到土里去。产业链上循环起来,“两难”变“多赢”
  坐落在官山镇的江苏众友兴和菌业科技有限公司是我国第二大双孢菇种植企业,年产双孢菇2万吨。记者在生产车间看到,一簇簇雪白的双孢菇从培养基料中钻出来,长势旺盛,菌盖厚实而圆润,一旁有工人正在采摘、装箱。公司综合办主任张再安采下一个放在嘴里说:“可以生吃的哟。”学着张主任的样子,记者也品尝了一下,微甜之中一丝菌香从舌尖掠过。

  指着双孢菇的培养基料,张主任告诉记者,这些基料都来源于小麦秸秆,经过公司的科技研发,成为种植双孢菇最好的培养基料,也成为官山镇小麦秸秆的第一大出路。目前公司年消耗秸秆达6万吨,等到二、三期投产后,每年将消耗小麦秸秆18万吨,需要约80万亩小麦秸秆才能满足需求。

  官山镇境内的永浩奶牛场也是农作物秸秆需求大户。永浩奶牛场现有奶牛3000头,主要向光明乳业集团供应鲜奶。在这里,青贮玉米和水稻秸秆通过他们自行研究开发的微贮发酵工艺,做成饲料供奶牛食用。据统计,每头奶牛每天可消耗秸秆25公斤,整个奶牛场每年消耗秸秆近3万吨。

  一路进入众友兴和成为培育双孢菇的基料,一路进入永浩奶牛场喂了奶牛,秸秆的利用轨迹并没有到此停住。

  用秸秆制成的食用菌培养基料经过栽培后,会产生下脚料——菌渣,过去这些菌渣就变成了垃圾,如今却变成了宝贝——营养土。官山镇吴桥村村民程震是徐州星米达商贸有限公司经理,曾在2018年获得睢宁县“十二大电商风云人物”,该公司年销售额达1500万元,而销售的主要商品营养土就是利用菌渣制成,用作花卉栽培,在市场上大受欢迎。该公司负责人介绍,1吨菌渣以8元价格收购,可制作0.5吨营养土。1吨营养土售价400元,身价翻了好几番。据介绍,目前官山镇有营养土企业约20家,每年销售营养土15万吨,可消耗菌渣约30万吨。2018年官山镇通过电子商务网络平台销售营养土,销售额突破5000万元。

  依托丰富的菌渣资源,官山镇还建立了多肉植物繁育基地,主要从事多肉植物及周边产品生产,年消耗菌渣约1万吨,繁殖多肉植物500余万棵。

  这种生态循环利用的模式在永浩奶牛场也表现得淋漓尽致。记者在这里看到,氧化塘、五级沉淀池、干粪发酵棚等设备一应俱全,即使是置身满是粪便的环境中,也闻不到特别重的臭味。奶牛粪便在这里被干湿分离,干的粪便被堆积起来作为生产有机肥的重要原料,湿的粪便则流入沼气池进行发酵。沼气池生产出的沼气为永浩奶牛场供应充足的燃料,而经发酵后的沼液则通过管道输送到田地,为农作物生长提供丰厚肥力。

  在离永浩奶牛场几十米远的地方,就是官山镇配套的有机肥生产企业徐州有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干湿分离后的牛粪和食用菌生产所产生的菌渣都是生产有机肥的主要原料。牛粪和菌渣经有机肥厂处理后,回施农田,既可以增加地力,又可以优化农田环境,促进作物增产,完成再次升值。

  为使畜禽粪便发酵后的沼液得到充分利用,官山镇政府专门成立了徐州友林林业有限公司,通过栽植无絮杨、楸树等树种,帮助养殖企业消纳沼液。同时,官山镇政府与江苏省农业科学院通过循环农业产业研究,测土施肥配方,提高地力,发展绿色有机农业。

  这边是从秸秆到食用菌培养基料,再到营养土;那边是从秸秆到饲料,再变成有机肥。从土里来,再到土里去,两条轨迹殊途同归,秸秆在官山镇形成一个闭环的生态农业循环模式。在这一模式中,每一个环节都能为下一个环节提供原料,并帮助下游产品实现增值。原来恨不得一把火烧掉的废物,有了产值和利润,形成了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多赢的良好局面。

  官山镇有关负责人说,下一步官山镇将围绕现代生态循环农业产业链条的各个环节,去冗补缺,菜单式选择,重点招引链条缺项,提高产品附加值,迎合市场需求和发展趋势,在建设循环农业、生态农村的道路上更进一步。

  

  建立秸秆收储运销体系,“点草成金”让集体有收益农民得实惠
  像食用菌、奶牛场这样利用农作物秸秆的企业,在官山镇乃至全县还有很多。有这样多的秸秆利用企业,解决了秸秆的去处问题,而面对那么多村、那么多农户,秸秆的收集、储藏、使用又成了摆在官山镇政府面前的新问题。

  为解决秸秆“收、储、用”的问题,睢宁县委、县政府从资金、政策、技术等方面加大支持力度,严格落实购置秸秆综合利用机械补贴、秸秆还田补助等惠农措施,推动形成“组点、村站、镇中心”的秸秆收集网络。2017年,官山镇投资1410万元建设了总面积2.2万平方米、存储大棚14栋的镇级秸秆收储中心,形成了“龙头企业+秸秆收储中心+合作社+农户”的秸秆收储运销体系。镇级农业公司徐州嘉农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实体运作秸秆收储中心,牵头做好全镇小麦秸秆集中存储、统一看管,根据市场行情及企业需要出售给企业;各村党支部领办的村集体合作社全面参与,设置村级秸秆集中收储点,全面吸纳周边村、农户的秸秆,将收储的小麦秸秆集中打捆、运送、码放、存储,统一看管、统一调运。

  据官山镇副镇长滕皓介绍,官山镇每年种植约11.2万亩小麦,通过集体合作社发动村民收集,每年能收集2.5万吨小麦的秸秆,统一运送至镇秸秆收储中心。

  通过秸秆的收储,过去看似无用、甚至很多人付之一炬的农作物秸秆,如今在农户的眼中变成了一叠叠实实在在的真金白银。

  据统计,官山镇今年小麦秸秆销售额达1200万元,获得纯利润约700万元。各村根据秸秆实际收储量,按比例分配收益,直接打入村级账户,作为村级集体经营性收入,光秸秆出售一项收益带动官山镇24个村平均集体增收25万元,帮助更多的低收入户脱贫增收。(作者:王玉琪 高飞 孙眉 来源:农民日报)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 点击进入生产发展平台
    • 点击进入生活富裕平台
    • 点击进入乡风文明平台
    • 点击进入村容整洁平台
    • 点击进入管理民主平台
    • 点击进入农村社区平台
    • 点击进入信息富农平台
    • 点击进入培训教育平台